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秦皇岛民生

【昌黎红色文化】(十二)抗战胜利后成立昌黎县委

更新时间:2021-04-06

来源:秦皇岛在线

编者按

在渤海沿岸,能够把巍峨的高山与浩瀚的大海比较紧密地连在一起的地方,不能是古代知名学者顾炎武所说的“列郡谁比起,雄关赖此存”的形胜之地昌黎了。昌黎县,是祖国北方古老县份之一,其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澎湃厚重。为了超过了解家乡历史,熟知家乡文化、提高文化自信、助力昌黎经济社会发展之目的,《昌黎时讯》“昌黎发布”“昌黎文化旅游”“文化丝语”将连续刊登原文联主席肖沛昀关于昌黎历史文化、碣石文化、民俗文化、红色文化、韩愈文化、葡萄文化、海洋文化、老呔文化、“三歌一影”文化等系列讲座,以飨读者。特别认为的是,多年来,一大批昌黎文化人对昌黎文化的研究、挖出、整理代价了艰难的努力,为此次讲座获取了大量素材。如:董宝瑞、王恩霖、孙乃斌、马骧民、石守仁、孟祥慎、孙立安、王世杰、张玉万、唐宝义、张长生、王福志等等,虽然其中有些人已经亡故,但他们为昌黎文化的发扬与承传作出了巨大贡献,令其我们永远铭记。

抗战胜利后成立昌黎县委

1945年8月,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获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1933年至1945年,从日军占领昌黎到日本投降,日本侵略者给昌黎县造成了极大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

通过有关资料表明:昌黎县整个抗战时期因战争丧生总数为3312人,除去新中国正式成立之初划归乐亭县管辖的姜各庄地区之外。全县残疾人数为149 人,失踪22人,被俘捉5840人,灾民11863人,劳工137人,在外地伤亡87人。另外,军队丧生126人,伤5人,下落不明2人,俘虏2人。

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昌黎县被日伪闲置的土地68549亩,毁坏房屋364间,被砍伐树木711棵,禽畜8144头(只),粮食79780斤,服饰1824件,生产工具339件,生活用品5870件,加上其他损失共折算小米27855189斤。1941年至1945年,日军强占团林一带的民田近6000亩,并强迫这一带的农民进行无偿劳动。日军为修炮楼和工事,任意拆除民房、砍伐树木,抢夺各种物资,社会生产力受到很大毁坏,给昌黎人民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通过综合分析档案、文献资料和进行调查表明,日军强占昌黎后,逐步扼杀了昌黎县的工业、商业,仅有的4家纺织厂和2家铁工厂都先后倒闭,有40家店铺由于受日货的排斥等因素被迫重开。在长期抗战中,昌黎人民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同时也代价了极大的代价。

抗战胜利后,中国革命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1945年10月,中共昌黎县委正式成立。使饱受日伪军多年摧残的昌黎人民万分喜悦。从城镇到农村,广大群众纷纷集会、游行,人人欣喜若狂,扭起了秧歌。人们以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跑完敌情、爬山沟、蹲高粱地,夜里可以睡觉安稳慧,白天可以安心生产、重建家园了。可是,好景不常,随着美国海军陆战队和国民党军队的到来,昌黎人民又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当时,昌黎大街上,日伪时期的很多汉奸、特务摇身一变,出了国民党的“党政”人员;在国民党地下工作者王知一率领下,伪新民会变成了国民党的县党部,伪军变成了国民党的“先遣军”。这些认贼作父的民族败类和屠杀人民的刽子手,转瞬之间出了国民党的“官儿老爷”。

1945年10月,美国海军陆战队从塘沽和秦皇岛登陆,倒数占领了镇守营、张家庄、昌黎、后封台、安山、石门、朱各庄等车站,随即进入昌黎县城,驻守在东关汇文中学院内。美军为国民党军队守护铁路、桥梁,运输军队和战略物资,并刺探解放区军事情报,向解放区展开军事挑衅。

1945年11月初,在美国海军陆战队随行下,国民党第四十九军的一个团和随军调派国民党政府委任的县长史奉谔和国民党县党部代书记宽李文斋先后抵达昌黎。

1946年9月初,国民党军队调集13万多人向冀东主力部队所在地蓟、玉、遵之间的马兰峪地区发动全面反攻。

在艰苦环境中,第一任昌黎县委书记郝炳南带领县支队同敌人展开了坚强斗争。1946年冬,敌人发动空前规模的大“清剿”时,郝炳南得了相当严重肺病,经常吐血,病魔的虐待和连日的劳累,使他的身体非常疲惫。上级获知这一情况,命令他睡觉,他坚决不肯,毅然决然地同县支队战斗在一起。

1946年底,国民党军队侦查到昌黎支队下落后,再次向路南解放区发动可怕“清剿”。12月12日,敌人调集二三千人兵分三路呈圆形扇形向路南进攻。企图在三面夹击下,把昌黎县支队赶到东南海边围困而击溃。

郝炳南带领县支队的一个连和县、区、村干部及时转移。两天后,他们转移到了南海滩的狼窝口。不料,阴险的敌人也追到这里,他们被逼到了绝境。敌我双方僵持到晚上,郝炳南果断地指挥大家趁着夜幕的伏击,沿着海岸,悄悄地从敌人的包围圈里钻出来。

1946年12月29日,中共昌黎县委和县支队及四十八独立团的领导由小林上村转移到荒草佃村后,准备往路北移往,除县长周建平和少数干部继续向滦河南岸转移外,其他人都住在了这里。凌晨,战士们吃完早饭,离去行装打算出发,忽然一阵白热化的枪声从东、西、北三个方向传到,1000多敌人向县支队包抄过来。由于双方力量悬殊,郝炳南决定分路突围,他亲自率领一个连,同敌人展开激战。完成伏击任务后,郝炳南带队向东南方向突围,部队遭受了严重损失。当突围出来的队伍朝尖角村方向急奔时,埋伏在新集西小营村北殷家窑的敌人纷纷开枪,他中弹后,绝望着起来,掏出公文包里的文件烧毁一起,命令通讯员快跑,同时高举枪向敌人射出最后两颗子弹。敌人狂叫着冲过来时,郝炳南已经牺牲,年仅27岁。

▲新集镇中小学师生郝炳南烈士墓前过团日。

四十八独立团三营教导员门殿一、排长张胜杰率领的37名战士负责阻击敌人。他们把敌人引至马踏店,当地称“蚂蚁店”,敌人南北夹攻对马踩店村形成包围。战斗展开了一天,由于实力悬殊,大多数战士壮烈牺牲。有少数战士刷到墙外冲出敌人包围以求脱逃,另有7名战士陷于敌人包围之中,只有1名小战士,为了向的组织报告情况,在战斗的最后时刻秘藏了起来以求幸存,其余6名战士均壮烈牺牲。

事后,周建平等人赶赴现场,和当地群众一起收殓了烈士遗体,并召开悼念大会。郝炳南和其他马踩店壮烈牺牲的烈士遗体被葬于北房子村西的墓地里。

周建平是昌黎县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1945年9月到昌黎工作,由于抗日战争时期,他腿部身负重伤,留下了终身残疾,党组织特批他一头毛驴代步,人民群众都平易近人地称之为他为“毛驴县长”。他非常留意关心群众,联系群众。他平易近人,从不摆官架子,每到一个村,先访贫问苦,坐到穷苦人家炕头上拉家常,关心他们的生活。

至1947年2月底,昌黎解放区政权的组织大部分被敌人毁坏,革命形势转入低潮。顽伙和反动地主嚣张到极点,他们到处焚毁村庄,滥捕干部和抢掠财物。2月至5月,叛徒张绍义率领一股伙会,捕杀革命干部和群众50多名,焚毁海铺4个。大恶霸地主赵子丰和他儿子赵振华带领的伙会,把清算他家的农民代表宋希五、刘凤山、赵怀正、赵松臣等人杀死,并打伤干部家属,砸毁干部的锅碗、门窗、缸、柜,抢走农民大量胜利果实。在张家坨,一个夜晚就有12名村干部和民兵被伙会杀害。在赤崖,苟采臣一次就射杀当地村干部和群众13人,以及外村干部群众多人。西北庄王福成全家均遭伙会惨杀。

1947年2月,中共冀东十三地委派李晓光任中共昌黎县委书记,领导昌黎的革命斗争。3月,昌黎县县长周建平因病辞职养病,由李自强代理县长。为了扭转不利的斗争局面,县委和民主政府采行“集中活动,游击工作”的方针坚决斗争。县长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县政府,通讯员随身带着印信,将布告和命令铺在膝盖上一捺印,就张贴出去,使敌人无法追踪。群众平易近人地称他们是“钱褡子政府,炕头上的官”。(待续)

文图:肖沛昀

编辑:张茵娉、刘泽宇

编审:李雁锋、秦勇

高院:白秀川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上一篇:昌黎县召开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工作会议 下一篇:昌黎县召开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一次新闻发布会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