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秦皇岛美食

秦皇岛海洋生态“新答卷”

更新时间:2020-08-09

来源:秦皇岛在线

  8月3日6时许,秦皇岛市卢龙县燕河营镇良仁庄村村主任吴金和和往常一样早早走出家门,来到位于良仁庄村村南的西洋河,关上手机“河长云”APP,开始巡河。

  河流是一个流动的生态系统,也是连接陆地和海洋的纽带。当前海洋生态面对的很多问题,实际上都与陆地有关。海洋生态的管理与修复,在河海生态一体化的背景下,自然必不可少陆地河流的治理,可以说道,护海先护河,护河先治污。

  2015年,秦皇岛市在河北省率先实施“河长制”,建构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四大班子全员上阵,市县乡村领导分包责任的四级河湖长组织前进体系,全市共成立市级河湖长30名、县级河湖长97名、乡级河湖长280名、村级河湖长1719名。正是这一制度,使得自今年7月1日以来,秦皇岛全市13条主要入海河流全部超过或高于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为海洋生态的修复与管理奠下了稳固的基础。

  而吴金和就是一名村级河长,还是一名“网红”。

  现实版“鹬蚌相争”

  西洋河河面上,十几只白鹭在飞过。

  吴金和仔细辨认,期待从中能见到那只让他成为“网红”的白鹭,“要是能辨别出哪只是它就好了”。

  吴金和回想,4月28日一大早,回到西洋河边巡河时,他发现河面上的一只白鹭非常反常。

  “白鹭这种鸟特别机灵,往常距离二三十米近,它就扑棱棱飞走了,可那天,离它3米远,它还是一动不动”。吴金和说道,他下到河里观察,看到原来是一只大河蚌把手了白鹭的脚。他赶忙打电话叫来村河道巡查员周满,两人把“相争”的白鹭和河蚌抱到岸边,敲打蚌壳,河蚌终于“松口”,白鹭“获救”。

  白鹭救起的过程,被附近村民拍成电影视频发到了网上。几天后,吴金和听说,自己出了“网红”,因为那段视频冲到了微博冷搜第二十名,当地媒体公号公布的涉及报导读者量高约7181万。

  “没想到这事儿还记得挺远的”。吴金和说道,他从2018年开始兼任村级河长,离任以来感觉到一个独特变化,西洋河河边的水鸟越来越多,特别是今年,经常出现了成群结队的白鹭。前不久的一天清晨,河面上的白鹭脚有一百多只,白花花一大片。“以前别说白鹭,河边一只水鸟都看到。这说明一个问题,我们西洋河的水越来越悦耳了”。

  “全民产业”艰难转型

  吴金和是土生土长的良仁庄村人,他回忆,原来的西洋河里有很多鱼,河水能必要喝。但是最近10多年来,随着沿河养殖场越来越多、村民生活污水直排等问题,河水越来越浑浊。

  “曾经有一段时间,河边甚至成了‘垃圾场’,河里一条鱼都没了,到了夏天还有臭味,村民们不仅不敢喝河水,连河边都不敢待着了”。吴金和说道,特别是到了甘薯加工季,河道里的粉浆沉淀物常有七八厘米,岸边的水还会波涛汹涌白沫子。为了治理粉浆水,村民们把沙袋沉到河里,拦截粉浆水,“有起到,能拦住,可是治标不治本”。

  吴金和所说的粉浆水,是卢龙甘薯加工产业一度面临的瓶颈难题。

  卢龙地处丘陵地区,甘薯是第一大特色农作物,甘薯种植、粉丝加工曾是卢龙的“全民产业”,家家户户种甘薯、磨淀粉、做到粉条,“一盘篦、一把瓢、一口锅”的家庭粉条小产业在卢龙县遍地开花。可是,甘薯在加工成淀粉的过程中,不会产生一种废水——“粉浆水”,有机物含量非常高,流入河流或渗入地下,对河水水质会造成严重污染。

  2015年“河长制”启动后,秦皇岛市投资4.1亿元,实施了“卢龙县甘薯加工废水集中于收集治理”等四大工程,流经卢龙县的河流水质有所改善。以饮马河为例,2016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三项指标同比分别上升27.8%、55.4%、53%。上升幅度不小,可是饮马河水质仍为劣Ⅴ类水体,仍未达标,涉及责任人因此被问责。

  “甘薯加工产业历史悠久,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无法丢”。卢龙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会敏说,1996年卢龙被命名为“中国甘薯之乡”,2018年被认定为河北省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并获得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如何均衡产业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2017年,卢龙开始调整栽种结构,压减淀粉型甘薯栽种面积,引导种植户由淀粉型甘薯向鲜食型甘薯转型;取消家庭作坊散户加工,全县竣工57个粉浆水搜集池,拒绝大户在粉浆水收集池周边集中于加工,把粉浆水抽到池子里面,然后再集中于处置。2017年10月,饮马河水质终于解散劣Ⅴ类,成为秦皇岛市最后一条退出差Ⅴ类水质的河流。

  可还是会有家庭作坊偷偷加工,而且,粉浆水收集池的无害化处理水平也尚待提高。张会敏说道,时隔取消家庭作坊之后,2019年,大户加工也被叫停,卢龙甘薯全部由企业集中加工,“与大户比起,企业的无害化处理水平更有确保,也更不利于监管。我们的思路就是让有实力的企业集中于并购、加工甘薯,集中处理、利用粉浆水,以企业加工、散户栽种的模式推展甘薯产业提质升级。这可以说是‘全民产业’转型,压力很大。为什么不允许私自加工?栽种户怎么联系企业?企业会不会趁机压价?这些问题,甘薯加工季来临前,县领导‘包村’,挨个村讲经。”

  卢龙县印庄乡东水家沟村村主任陈强是甘薯种植大户,2015年带头正式成立了甘薯栽种加工合作社。他说道,最近几年,粉浆水治理的“口子”越缴越紧。特别是去年,卢龙县公安局、生态环境分局、农业农村局及各乡镇抽调专人,组成了几个巡河队,每天了解各村,24小时不间断巡查。如果找到私接电源、私自加工甘薯、违法废气粉浆水,依据《河北省乡村环境保护和管理条例》,会被处以2万元以上15万元以下罚款。

  “对比企业的加工能力和无害化处理能力,我们也必须拒绝接受现实,我们的产品没有竞争力,比如粉尘,我们的产品就更容易微克”。陈强说,去年,像他这样的大户,不得不道别“一盘磨、一把瓢、一口锅”的粉丝加工祖传产业,现在的合作社以甘薯栽种居多业,“其实现在这样更省心,订单式栽种,跟企业签订购销协议,按照约定时段出薯、交薯,政府还有保护价,收入也有确保”。

  吴金和指出,今年西洋河畔成群结队的白鹭,表明粉浆水治理初见成效,“村里还安上了农村生活污水集中处理装置,堵上了生活污水直排这个污染源。现在水质越来越好,以前看不到的水鸟成了常客,这些变化村民们都看见了。所以河长也好当了,因为毁坏环境的人较少了,不愿协助我们保护环境的人多了”。两月前,他制做了一个“此处严禁倒垃圾违者重罚”警示牌,挂在了河北岸的树上,开始时他还担心,有人会拆掉警示牌,每次巡河时都特意看看警示牌否还在,“一直完好无损地悬挂在树上,周围干干净净”。

  不让一滴污水入河

  护海先护河,治河先治污。秦皇岛市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科科长郝鹏回应,河水水质的好坏直接影响海水水质,“河长制”实行后,秦皇岛市明确提出“不想一滴污水入河”大目标,卢龙粉浆水治理持续5年的攻坚战,就是城市水系管理的一个缩影。坐落于秦皇岛市海港区东港镇的泄洪河,也一度是城市水系管理的一道难题。

  排洪河长度仅8.8公里,流域面积只有13平方公里,一年中多数时间处于断流状态,但这样一条小河,却成了污染“大户”。

  过去,泄洪河两岸个体养猪场多达53户,每到夏季,到处都是蚊子苍蝇,臭味熏天,周边群众反映,无法靠近河边,否则回家就得洗澡,要不身上都是味儿。河长制实施后,河两岸被划入禁养区,53家养殖场限期搬离。

  东港镇农业办主任张建国说,有的养殖户有情绪,指出当初之所以建养殖场,是响应镇里发展养殖业的声援,无法说搬到就搬到。他带队挨家挨户上门当说客,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镇、村干部说不通,市、区干部接着去,前前后后去了八次,52户终于与镇政府先后达成了迁往协议,可是剩下了一户“钉子户”。

  该养殖户养了500多头猪,其中能繁育的母猪就有四五十头。迁往期限最后一天,他赌气扔到500多头猪,离开了养殖场不管了。镇政府的组织50多名干部,动用5台运输车,将500多头猪迁到一个没污染风险的养猪场。张建国回忆,从一大早一直整天到下半夜,500多头猪终于安全搬入“新家”。

  但是,由于双方没达成迁往协议,“交由搬家”之后,张建国和市、区、镇、村四级河长还要分担“代养”任务。

  “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养起了猪。以前对养猪一窍不通,可是必须对养殖户负责管理,怎么办?现学!”张建国说,他和四级河长经常半夜里被电话叫醒,处理“猪生病了”等一系列问题。“代养”了半年之后,镇里终于和养殖户达成协议了协议。

  迁出53户养殖场之后,泄洪河河水质量有所恶化,但是,入海水质并未达标。2019年监测数据表明,排洪河入海断面水质为劣Ⅴ类,氨氮长期微克。

  4月22日,由于泄洪河口断面连续3个月超标,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第三环境监察专员办公室会同秦皇岛市人民政府,对海港区人民政府及秦皇岛市城管执法局进行公开发表约谈。

  怎么办?“必须找到污染源头”。东港镇党委副书记高原说道,秦皇岛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率领区镇村和各级河长对排洪河积极开展全面踏查,排查出“流域内村庄雨污混流、污水直排”“第一、第四污水处理厂满负荷运转”等三个问题。

  污水处理是治水治河治海的关键环节。第一、第四污水处理厂坐落于海港区东部,承担着主城区绝大部分污水处理任务。近年来,由于城区用水量、排水量倍增,污水处理任务日益减轻,两家污水处理厂长期正处于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行状态。与此构成鲜明对比的是,北部片区污水处理厂受制于片区发展,一直“吃不饱”,设计5万吨的日处理能力实际进水量严重不足。

  高原说道,为解决问题污水处理厂“吃没法”和“吃不饱”问题,秦皇岛谋划实行了城区污水调配工程,新建两座污水提高泵站,将第四污水处理厂服务范围内的2万吨/日污水调配至北部片区污水处理厂;第三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工程,通过新建污水泵站相连第二、第三污水处理厂污水管网,减低北戴河区旅游旺季排水压力。

  此外,同步实行了截污纳管、中水北徵、建设湿地等多项措施,政府耗资1700余万元开展生态修缮工程,建设两处人工湿地,将污水处理厂的中水引进;迁往沿河两岸的垃圾堆放场,建成油菜花海和水生植物公园;使用环保新技术清理河底淤泥,恢复河床自然生态;拆毁违法建设6000平方米,重开8家杂乱污企业,为河道腾出自净空间。

  “经过近3个月的整治,昔日的臭水沟大变样了”。高原说道,目前,泄洪河入海河流断面监测已经达到Ⅲ类水质,排洪河里也栽种了睡莲、香蒲等水生植物,沦为东港镇的新景观。而且,环境的转变影响了周围的村民,过去村民在河岸上栽种了花生等作物,治河过程中村民们主动铲除,并表示不要赔偿。

  城主海岸线“颜值”

  郝鹏指出,“河长制”推行5年来,秦皇岛水系管理的截污控源效果显著,赤潮、绿潮基本消失,今年7月1日以来,全市13条主要入海河流全部超过或高于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北戴河8个海水浴场水质达到Ⅰ类海水水质标准。

  不过,水质混浊之后也带来了“新苦恼”。

  去年,戴河、汤河等河流菹草忽然大面积愈演愈烈。菹草是一种沉水植物,水温一旦超过24℃,植株逐渐衰落死亡,对水质造成了一定影响。今年,各河段对水草清理展开了专项部署,决定打捞、收成水草船,新建拦截网,还放了食草鱼苗。

  专家实地考察后指出,菹草大面积爆发,极有可能与水质逆好有关,河水清澈,阳光照射增强,增进了菹草的生长。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截污控源只是水系管理的第一步”。郝鹏说道,保障河清湖净只是已完成了“规定动作”,在其基础上建构绿色河流生态系统,是接下来的最重要任务。

  秦皇岛市海洋和渔业局海域科科长姜集伟说道,南临渤海、北依燕山,1805.27平方公里的海域、162.7公里的海岸线,秦皇岛区位条件优越。如何城主好这份大自然的赠送,恢复海湾海岛完整风貌,还原滨海湿地自然生态,是秦皇岛海洋工作的重要课题。

  延绵61.5公里的金色海滩是秦皇岛得天独厚的优势。但看似一成不变的沙滩,其实也会“凋亡”。受台风、水利工程和海洋水动力等因素影响,多年来海岸遭侵蚀、湿地功能退化较为相当严重,海洋生态保护修复刻不容缓。

  姜集伟说道,近十年来,秦皇岛先后实施了北戴河及邻接地区近岸海域环境综合整治、秦皇岛市蓝色海湾整治行动、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等“国字号”任务,投入资金近10亿元,修缮海滩44.41公里,追加优质沙滩面积174.85公顷,“有效遏止了海滩侵蚀发育问题”。

  去年发布的《中国沿海湿地维护绿皮书(2019)》,河北秦皇岛石河南岛湿地选入“最有一点关注的十块滨海湿地”。姜集伟说,从养殖场池坑四起、河道淤积堵塞的荒凉滩涂,到茫茫芦荡、葱葱绿树的海岸,石河南岛已成为秦皇岛海洋生态修缮的一张“名片”。位于北戴河新区华北最大的潟湖七里海,去年也启动了生态修缮工程,现已已完成退养还湿449.7公顷,修缮植被25公顷,目前工程已完工,“这个项目可以逐步恢复岸线景观和浅滩生态环境,增强浅滩的生态功能,丰富生物多样性”。

  团林办事处主任赵广宇是负责管理七里海潟湖湿地的乡级河湖长,“我们已经拆除了工厂化水产养殖场52家,修缮水产养殖坑塘3000多亩”。他说道,七里海浅滩湿地曾经是当地的水产养殖集中地,通过退养还湿、清淤疏浚和岸线综合整治等工程,如今的湿地又找回了曾经水面壮阔、鸥鸟云集的景色,养殖池和大棚已不见踪影,曾一度绝迹的丹顶鹤、天鹅等鸟类重回栖息于“故里”。

  新京报记者 王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求于作品公开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秒拍 秒拍 秒拍 秒拍
上一篇: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禁毒委员会多措并举让毒品种植无处遁形 下一篇:海港区“三不减”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

推荐文章

昌黎县举办2020年网络安全宣传周集中宣传活动

为进一步提高昌黎县广大人民群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