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交通法制

[热文]元·鲜于枢草书韩昌黎《石鼓歌》

更新时间:2019-01-02

来源:秦皇岛在线

元·鲜于枢草书韩昌黎《石鼓歌》

《石鼓歌》是唐代骚人韩愈的作品,鲜于枢所书该诗是在中国书法史上享有盛名的珍稀墨宝。据先容,“石鼓文”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刻字笔墨,唐初出土,名声不著,韩愈作《石鼓歌》以彰显,推为国宝。

   鲜于枢《石鼓歌》是元代书坛巨擘,对昆裔草书影响至深。其草书的《石鼓歌》用笔中锋直下,稍敛毫芒,圆劲丰润,浑雄朴茂而凝重,淋漓愉快中蕴含着森严划定。据相识,此卷不单是墨宝巨珍,更是书家法帖。据先容,鲜于枢写《石鼓歌》传世有两本,一部作于元大德五年,现存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其二为本卷,是鲜氏书艺成熟期的完美之作,其纸墨完洁,较“大都市本”的绝笔之作,更胜一筹。

《草书韩愈石鼓歌》卷引首有罗廷琛所书“元鲜于伯机书石鼓歌真迹,岳雪楼藏”数字,从中可知,此卷曾经“岳雪楼”保藏过,即为清末大珍藏家孔宙(字炽庭)收藏过,卷尾有清初“四大鉴藏家”之一曹溶所题写的跋语,曾经他珍藏过,其身价倍增。厥后又有孔宙的题跋,说明此卷经过清代二个大保藏家的珍藏,其价更不虚传。孔宙的藏品过程他的儿子孔广镛、广陶编著的《岳雪楼字画录》五卷出版。广镛号怀民,其弟广陶字鸿昌,号少唐,广东南海人。清咸丰、同治(1851-1874)间人,其父宙编修,癖好字画,珍藏甚富。孔氏兄弟笃守家业,复增购不少,遂将家藏书画著录汇编成书,书前有咸丰十一年(1861)陈其锟叙和黎兆棠序。录自唐人写经,终于明末,守期间为序,共一百三十九件,所收作品中颇多历代名迹。此件即为个中主要藏品之一。

鲜于枢墨写《石鼓歌》传世有两本,一部作于元盛德五年(1301),现存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其二为本卷,乃鲜氏书艺成熟期的完美之作,其纸墨品相完洁,较“大都市本”的绝笔之作,更胜一筹。明书家、文学家陆深题跋言道:“石鼓文字奇也,韩此诗又奇,困学书此,力与之敌,又奇也。”云云评价可谓相称中肯。明清以来,此本撒布有绪,上钤“鲜于”、“困学斋”印,明人陆深、曹溶、清人罗天池、孔广陶、胡璧城等十数家跋及钤印,并著录于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孔广陶《岳雪楼字画录》、《中国书法大成》第四册等六部字画汇编著作。

1999年10月31日该卷现身于香港苏富比拍场,预估价为250万~300万港元,以684万港元成交;2004年6月26日再度由北京翰海推出,採估价待询,由人民币700万元起拍,最终以人民币4,620万元成交,冲破了宋米芾《研山铭》手卷3300万元的中国书画第一高位的记载,高居书法拍卖排行榜的首位。

 

韩愈的《石鼓歌》原文:

张外行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

周纲凌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大开明堂受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

搜于岐阳骋雄俊,万里禽兽皆遮罗。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

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物捍卫烦呵。

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蝌。

年深岂免出缺画,快剑砍断生蛟鼍。笔走龙蛇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

金绳铁索锁钮壮。古鼎跃水龙腾梭。俗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嗟余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

忆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称元和。前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

濯冠洗澡告祭酒,如此珍宝存岂多。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载数骆驼。

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申明注解得商量。

观经鸿都尚填咽,坐见举国来奔波。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善平不颇。

大厦深檐与笼罩,履历长远期无陀。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妍婀。

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著手为摩挲。日销月铄就潜匿,六年西顾空吟哦。

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

方今宁靖日无事,柄任儒术崇丘轲。安能以此上论列,愿借辩口如悬河。

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

 

    鲜于枢(1246年-1302年),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赵孟頫齐名。祖籍金代德兴府(今张家口涿鹿县),生于汴梁(今河南开封)。《新元史》有传。

据《鲜于府君墓志铭》记载,鲜于枢的高祖曾经做过官,祖父“读书通大义,不为科举业”。蒙古戎行攻陷德兴府后,携家南逃,走到居庸关被“盗”所杀,祖母带合家随从奔波,金哀宗天兴元年(1232年),又北上假寓范阳(今河北涿州)。鲜于枢的父亲从事经管运粮的差事。常年来回于中都、大都、汴梁以及扬州、杭州之间。鲜于枢少年时不停随父搬场。

鲜于枢有北方人的慷慨、英气,身体魁梧,髯毛浓厚,朋友们称其为“髯公”。同时期的骚人柳贯说他“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喝酒诸诗,尤旷达可喜;遇其满意经常为人诵之”。自大随便的性格,一入手就导致他与周围环境及上层当权者的各种斗嘴。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年)以后,鲜于枢先后辗转于汴梁、扬州、杭州、金华等地,担当一些中下级官职,很不顺遂。常与上司争是非于公庭之间,一语分歧,则拂袖而去,为赤子恋慕,称“我鲜于公”。曾三次去官或遭贬。37岁后定居杭州,于西湖虎林筑困学斋。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被赋予太常寺典簿,未及到任,逝于钱塘,年仅57岁。

由于一生官位都不高,常失业家中,鲜于枢得以充分施展本身的艺术才华,他除具书法专长外,更是一位文学家,写下了许多诗词。他还能作曲,弹得一手好琴,并且夺目文物鉴定。正因为有普遍的艺术涵养,且将之融合到书法中,鲜于枢方成为书法大家。

鲜于枢早岁学书法,未能如古人,偶于野外瞥见二人挽车泥坑中,顿有所悟。他写字时多用中锋回腕,笔墨淋淳愉快,气势雄伟跌荡,酒酣作字奇态横生。他的功力很结壮,悬腕作字,笔力遒健。同时代的袁褒说:“困学白叟善回腕,故其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然与伯机相识凡十五,六年间,见其书日异,胜人间俗书也。”(《书林藻鉴》)书法家陈绎也曾说:“今代惟鲜于郎中善悬腕书,余问之,嗔目伸臂曰:胆!胆!胆!”鲜于枢与赵孟頫齐名,同被誉为元代书坛“巨擘”,并称“二妙”、“二杰”。赵孟頫对鲜于枢的书法十分推许,曾说:“余与伯机同砚草书,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不克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出称尊尔。”虽为谦辞,却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鲜于枢的书法成绩。

传世的鲜于枢墨迹有40多件,分楷书、行书、草书三大类,艺术成就以草书为最。代表作有《老子人品经卷上》、《苏轼海棠诗卷》、《韩愈进学解卷》、《论草书帖》等。


怡丽丝尔眼霜 怡丽丝尔中国专柜
上一篇:【精彩】唐代藩镇割据,实力最强的卢龙藩镇却甚少叛乱,皆因这个“内奸” 下一篇:2019年回望2018年,感动无数昌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