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秦皇岛新闻

热文:青龙满族自治县:袁莉闻着芬芳跋涉

更新时间:2018-08-14

来源:秦皇岛在线

记者 马卫庆

见习记者 程学水 拍照报道

4月17日,青龙满族自治县凉水河乡救军炮村,漫山遍野的梨花开得正旺,芳香满盈在层层梯田上。在树冠巨大的百年梨树下,袁莉正在整顿自家的土地,准备种下谷子和红薯。

35岁的袁莉来自山东聊城,2011年在山东一家钢厂与段井超相识,第二年结婚并和丈夫回到青龙家乡。屯子的糊口固然吃力,但两个人勤劳长进、相濡以沫,日子过得幸福甜美。

2017年2月的一天,包头钢厂传来噩耗,袁莉的丈夫产生车祸死。接下来的日子,袁莉既要照看一双后世,又要帮衬体弱多病的公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大伯哥也于3个月后去世,撇下年仅14岁的儿子小宝。公婆短短数月之间痛失两子,不单生活再无依靠,精力也受到热闹刺激。今后,抚养侄子的重担也落到袁莉的身上。

袁莉一私家成了3个孩子的妈妈,也成了公婆唯一的主心骨。

然而,这3个孩子还不是袁莉生活的所有。因为家庭巨变而留守在家的堂侄子和堂侄女,也进入了她的家庭。在袁莉家的饭桌上,常常是5个孩子、两个白叟先吃,而她总是任劳任怨地忙前忙后。

孩子们故意事和要求都情愿找袁莉说。给孩子们添置换季打扮的费用和孩子们平居的生涯用度都是袁莉靠卖农产品挣的钱。说起这些,袁莉缄默了,红了眼圈儿。确实,丈夫作古后,一家人再无任何经济来源,自家的生活已经左支右绌,但又不忍心让孩子们受饿受冻,她只能节衣缩食,连洗衣服都尽管手洗不消洗衣机,节约下通盘开支,只管餍足孩子们的温饱。

而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天天早上不到6点,袁莉早夙起床,为一家人做好早饭,送孩子到3里之外的沙岭小学上学;之后从速返回归,做家务、下地、做午饭、再去接孩子放学;吃过午饭,再送孩子上学,回归再下地、做家务;之后再去接孩子、做晚饭……云云循环来去,她就像一个钟表,不知疲劳地运转着。

袁莉说,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推独轮小车。作为家里独一的劳力,她必须勉力学会做更多的事儿。家里的地在山上,高远峻峭,要翻越好几道山梁,种的都是玉米。她一个人把玉米扒下来,再用小尼龙袋子装好从山上扛下来。山路难行,每次只能勉强扛1袋;独轮车欠好推,每次只能推1袋。如此往复,收这些玉米,她一私家足足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一路上跌跌撞撞,她不知摔了好多个跟头,但从未喊过一句苦累。玉米运到家,还要连忙剥皮。为防止鼠盗,还要将玉米摆到房上。孩子们越来越懂事,自动帮助打动手,就如许,她和几个孩子一起把玉米晾晒到平房上。

现在家里养了9只羊,天天在帮衬好老少、做好家务的空余,袁莉就要去山上放羊,她说:“只要老人康健、开心,孩子们或许长大成人、有前途,我就努力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用绣十字绣来排遣对丈夫的缅怀,一家长幼的拖鞋都是她手工编织的。她自己知道,既然曾经选择相爱,就要终生相守,只有精心勉力帮衬好这一家人,才是对已故丈夫最好的怀念!


同盾科技 街电科技
上一篇:2018河北秦皇岛昌黎县招聘编外教师面试通知 下一篇:抚宁区订做PE缠绕膜加工厂